首页
早吃素

索达吉堪布:藏密素食观(僧众必须禁绝肉食)

2022-11-28 09:29:32

索达吉堪布:藏密素食观(僧众必须禁绝肉食)

索达吉堪布著

如今,藏地的个别地方也开始出现了屠宰场,特别是在拉萨城里转绕大昭寺的路上竟也冒出了肉摊,且时时传来叫卖声!对此,以达籁喇嘛师徒为主的三大寺的大德们应予以高度重视。当然了,如果这些屠夫是佛菩萨、上师、善知识以化身来调伏众生,那就应该另当别论;但是话又说回来,这种度化众生的形象、方式也确实有些不太雅观、不太庄严。

从前,安多地方有个人去朝礼拉萨,没想到在那里会看见肉市。当他返回本乡时,一些当地人心怀羡慕地对他说:“你真的很有福报,能够有缘去朝拜拉萨这方净土,你都见识到了哪些精彩场面?”那人表情复杂地回答说:“清净刹土也有许多不清净的东西,我就亲眼目睹了许多好坏掺杂、形色不一的事。”正如此人所说,本来,远隔千里之外的安多等地的人们都是将卫藏当成清净刹土一般来看待,并怀着极度虔诚的信心千里迢迢前去朝礼,谁曾想在那片令人神往的圣地上看到的竟是此等让人大失所望的景象!当然了,在屠宰这些羊只的地方,如果有当地的上师僧众在为它们进行超度,那当然是一件好事,否则一定会玷污这块本是佛法兴盛之圣地。假设说在拉萨真实观音菩萨之化身的达籁喇嘛所居住的布达拉宫附近、转绕觉沃佛像的途中也出现了这种卖肉的场面,其他人进而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并起而效仿实行,那恐怕再也没有比这种行为更能丑化佛教的了。

如今,在许多城区里,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羊只等牲畜被宰杀,甚至连一些圣地寺院佛像的近处也摆放着大量的肉类等待出售。如果米拉日巴师徒等曾经出世的大德、法王、菩萨们看见这种惨景,一定会伤心落泪、哀痛不已。昔日,在涅囊地方的集市上也聚集着许多卖肉的商贩,当时正巧米拉日巴师徒二人前往该地化缘。他们来到一地后,只见那里的肉类堆积如山,头颅层层累积,牲畜的皮则铺摊在地,而血流早已汇集成海。许多待杀的牲口堆在一起,在这些牲畜中间,一位手有残疾的老屠夫剖开一只大黑羊的胸部,当他将手伸进去准备断其命脉时,由于他的手不灵活,那只羊竟拖着露出体外的肠子跑掉了。它边跑边发出惊惶失措的惨叫声,身体也在不停地颤抖、颤栗。不大一会儿,它就战战兢兢地来到至尊米拉日巴师徒跟前祈求庇护,最终,这只可怜的羊只还是死去了。

尊者一边流泪一边为它超度,并将其神识安置于解脱道中。之后,他怀着无限的慈悲之情吟唱了这首饱含悲哀的道歌:

“悲哉轮回诸有情,请看解脱之正道,悲哉罪人真可怜,恶劣人身真愚昧。见杀有情真痛心,欺惑之人真难化,父母死亡真凄惨,见肉堆积当何如?见血成河当何如?饥饿食肉真残忍,如何思维真迷乱,无悲心者罪真重。重罪遮障真愚痴,屡屡造罪当何如?被贪欲心逼迫者,正造如是之恶业,心生悲哀当何如?恶人造罪当何如?若见刹那不忆念,如是之人我畏惧。忆念罪业心迷惑,热琼巴当念正法。若念心生厌离心,若修前往寂静处,若思思维师恩德,若逃逃离罪业行,若弃舍弃世间事,若持受持修誓言,若知人生当修法。”

听到尊者的这番肺腑之言,热琼巴也深深地生起了强烈的厌离心。他泪流满面、哽咽地说道:“尊敬的上师,我一定依教奉行,舍弃世间八法之邪命,而专心修行。”见到师徒二人到来,众人满怀虔诚的信心供奉酒肉等丰厚的生活用品,但他们二位尊者却说,这些造罪得来的财产都属于世间八法的范畴,因而根本没有接受,直接返回降伏洞修行去了。

而当今那些被人们捧为菩萨或高僧大德的修行人来到肉市场的时候,没有见过他们当中有谁说过这些众生实在太可怜了等类话语,亦见不到他们因哀伤而流泪。相反,人们却听到他们说这肉很肥,同时也看见他们垂涎三尺、不住地咽水口的丑态。这些大腹便便的“菩萨”们已将自己毫无恻隐之心的面目彻底暴露无遗。

当今时代,有些地方虽然表面上建有许多宛如天界般金碧辉煌、庄严美观的寺院,可是在其附近却同样建有如同地狱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屠宰场。如果对照佛典,就会明白这两者简直就是水火一般无法相容,因而此种景观绝对会给人带来一种不伦不类、极不谐调的感觉。一方面从转法錀、弘扬佛法的角度来看是有利的;另一方面从播散罪业种子的角度来说,则有极大的害处。佛教的核心就是慈悲为怀,如果对罪大恶极的屠夫所杀的这些父母有情不生悲悯之心,不做饶益之行,那么佛教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因此,你不要幻想这样的地方会有佛法存在。

眼下,有些僧人为了便于买肉而故意让屠夫住在寺院附近;那些屠夫也认为他们一定会买肉,因而就为了僧人们而开始杀生。这些僧人们一边心里琢磨:屠夫杀的全都是些膘肥体壮的羊只等牲畜,现在,新鲜血肉肯定已堆积如山;一边兴致勃勃地前去买肉。另有些徒有虚名的修行人,口中一边美其名曰地说这些都是三清净肉,一边兴高采烈地踊跃购买。在我看来,到底是清净还是不清净尚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三种罪业的的确确已经具全了。对此,有智者理应审慎深思。

当前,上师善知识中害怕罪业的倒是为数不少,可是能想到购买别人宰杀之肉并津津有味地享用,实乃过患无穷,并进而心生畏惧的却寥寥无几。个别上师声称自己的目的乃在于建立道场、树立法幢,可是,如果在那里,杀生等恶业反倒比以往更加猖獗的话,那就真的成了广建罪业之场所,而非如他们所谓的是在建立道场,是在弘扬佛法。如果佛教徒对杀业满不在乎、漠不关心,那么佛教也就成为了颠倒邪行。所以不要一味讽刺说外道是邪法,如果不能断除杀业,那么佛教与外道也只是名称不同罢了,实际内涵则一模一样。

被人们誉为具有大慈大悲品性的众生怙主达籁喇嘛师徒,色拉、哲蚌、甘丹三大寺院的诸位上师善知识,以及统管十三万部落藏人、历代应世的大法王,他们下达的不许盗窃、强抢、饮酒等法令,的确令人深感欣慰;然而,对于屠夫们一生当中就像将地狱搬到人间一样、每天都要杀害数百牲口的恶业,以及肉堆成山、血流成河这种现象,也必须严加制止。为了不危害父母有情的生命,应当按照佛陀制定的有关戒律,规定僧人不准吃肉。如果能杜绝此种杀业,那么即生中上师、本尊、空行、护法以及善法方面的天神都会满心喜悦,他们一定会欣乐前来,对修行人加以护佑;全国上下也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这也是为出家僧人、在家男女消灾延寿,所作的最好的一种佛事;同时还会避免有些小僧人为了吃肉,而放弃闻思修行,特意跑回家乡这种现象的出现。因此说,戒杀断肉实在是利益无穷。再者说来,因为禁绝肉食,前往拉萨朝拜的游客们,自然不会将精力放在荤腥食物上,他们一定会全身心地专注善法方面。这样一来,四面八方的许多牛群羊只自然就会摆脱命难,结果此举也成了祈祷达籁喇嘛、班禪大师等诸位持教大德长久住世的最好的一种长寿仪轨殊胜佛事。如果觉沃佛像的后面没有出现售卖血肉的场面,那么一路上都可谓是清清净净的,这在佛教徒的眼里也会显得格外庄严、肃穆;被罪障染污的觉沃佛像所失去的加持力也会恢复如初。如此一来,非但无有吃肉之罪过,而且以许多众生摆脱命难的善根力,来世也会获得人天善果,从而安享无比快乐。

总之,如果戒杀放生,则无论今生后世都会拥有安乐。关于这一点,只要参阅最有说服力的佛陀经典以及诠释密意的注疏,便会一目了然。其实诸位心里都有数,我只不过在此提醒一下,没有必要再作过多说明。

此外,对已受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而实地修持道次第、修心、大手印、大圆满、道果、息法、断法等显密精髓法门的我们来说,既然身在修行人的行列中,那就必须断绝直接或间接有害于众生的所有恶业,且全力以赴地饶益他们。尤其是从发大乘殊胜菩提心开始,我们就必须做到:一想到一切父母有情,就不由自主地要对苦难重重的他们生起悲悯之情。我们一定要报父母恩,一定要尽心饶益他们!如果你真正承认这一点,那么现在作为追随佛陀的后学者的我们,非但不报答牛羊等可怜父母众生的恩德,不利益他们,反而大逆不道地食用他们那血淋淋的肉,那么这种报父母恩的方式也实在太违背情理了。我们修行人都这样不知报恩,那些世间俗人就更不用说了。多数僧人都将肉类作为唯一的食品,当然,吃者越多,羊只等父母遭杀的也就越多,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所以,作为僧人而享受父母血淋淋的肉,这根本就不是佛教徒的所为,这真正是无有悲心之恶魔罗刹以及阎罗们的行为。如果珍惜爱重佛法与众生的菩萨在,那么真是需要他们慈悲顾看一下浊世出家僧人的此种恶行。

全知章嘉国师曾经亲口说过:“众生血肉骨堆之中央,挥刀吞涎匆匆气汹汹,犹如降魔军队正出发,形相僧人慈悲而关照。”他的话的确千真万确,只要细细思维,想来大家就会对其中的道理一清二楚。牛群羊只等父母众生,在被许多恶业深重的人从遥远的地方赶来赶去的途中,经常都是饥肠辘辘、口干舌燥、疲惫不堪,受尽折磨。等到了屠夫门前,落入罪大恶极、赤目圆睁的屠夫手中时,这些残酷的屠夫们或者断其头颅,或者捂口闭气,或者用尖刀利锥从它们的脊背直刺入心脏,又或者剖开它们的胸部,直接将手伸进去斩断其红色的命脉……在遭受宰杀的整个过程中,羊只等牲畜各个都会心惊胆颤、恐惧异常,它们一边绕来绕去,一边发出凄惨的嚎叫,同时四肢颤抖、可怜兮兮地盯着屠夫们的面孔。有些牲口眼中会满含热泪,甚至凄然泪下。若耳闻目睹此种悲惨可怜的场面,不用说上师僧人,就连一位稍具同情心的老人或少年,都会情不自禁地伤心落泪。一想到这些,我们就会觉得吃肉甚至比吃父母肉还残忍,还可怕。这些众生在气绝身亡时所感受的难忍苦痛,实在是无法想象的,有些牲畜在一顿饭的时间内还死不了,身体一直软绵绵地摊在那里不住地颤抖。我们这些人不必说断头、闭气、或者被人用手伸进体内断自命脉,就是用两指掐自己的肉所感受到的微乎其微的疼痛,这种痛苦都无法忍受,而牛羊等父母有情却是在超过此百千万倍的痛苦死去的。如果能这般推己及他、深思熟虑的话,诸位菩萨一定会发心脏病的。当然,如果我们没有心,那就该另当别论了;如果有一颗心,就必然要生起悲悯之意。打个比方来说,自己今世的老母亲被别人杀害,对方将她的肉煮熟献给你,此时你对母亲生不生悲心?同样的道理,无论是牛是羊,任何牲畜都曾作过自己前世的大恩慈母,把它们的肉给你,为何不对其生悲心?如果非但不生悲心,反而还生起贪婪之心,并且厚颜无耻地享用,这种人简直比罗刹的悲心还小,而对肉食的贪心却比鹞鹰、豺狼还大。

从前,郎达玛国王毁灭佛教后,于后弘时期,上师智光在发给藏族少数邪行修行人的信函中写道:“大悲心较罗刹小,贪肉胜过鹞豺狼。……诋毁三藏之正法,堕无间狱真可悲!”尊者的话一点也不错,如果有些上师善知识明明亲眼见到、亲耳听到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父母众生在遭遇命难,可是心里却从不生悲心,只是想着吃肉,口中也从不说这些众生实在太可怜了、其实这些肉就是罪业的根源、不应吃肉之类的话语,还是一如既往、肆无忌惮地食用肉食,那就真的比毫无悲心的罗刹还恶劣。在西南罗刹境内,那些上了年纪的老罗刹们在闲谈时经常以嘲笑的口吻说:“藏地也有一些红面罗刹,他们不仅仅吃肉饮血,而且把骨头也砸碎喝汤。”所以说,我们的悲心竟比那些罗刹还小,你们不要以为无有悲心的罗刹远在其它地方。鹞鹰、豺狼等凶残的飞禽猛兽,经常一两天中都是无有肉食,而且他们吃饱的时候,在还没有饥饿难忍之前,也不会为了肉而百般辛劳,它们只是悠闲自得地呆在一处。可我们中的上师官员等大多数人,一天没有肉吃就会坐立不安;明明已经吃得饱饱的,却还要为将来的食肉而购买大量的肉类,并且竭尽所能地积攒买肉的钱财。由此可见,我们对肉的贪心实比鹞鹰豺狼还大。因此,对于三藏中所说的一切佛教徒绝对不允许做直接或间接有害于众生之恶行的规定,这些人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实际上已彻底诽谤、侮辱、离弃了这一教义,并将以此谤法罪而转生无间地狱无疑。凭什么不转生呢?已经造了堕入地狱之恶业的我们、浊世中的大多数形相修行人,除了成为智光上师等住地菩萨的悲心对境以外还能成为什么呢?这一点只要好好想想就会明白。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uploads3/cache/mobile/article/18/6/ee37dc71911e5e734410402cff49adff.cache):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wwwroot/pzlf.com/m.pzlf.com/include/com.fun.php on line 3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