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吃素

索达吉堪布:藏密素食观(肉食者玷污僧团)

2022-11-25 09:29:48

索达吉堪布:藏密素食观(肉食者玷污僧团)

索达吉堪布著

俗话说得好,重要之事可重复百遍。因此,对于戒荤茹素这一问题我才再三强调说明。大慈大悲本师佛陀在《别解脱经》中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从实说来,所有众生离苦得乐的希望都来源于佛教。《入行论》中云:“众苦一妙药,乐源即佛教,以恭敬爱重,得以久住世。”而受持、弘扬佛教的人就是所有身披袈裟的比丘。《文殊根本续》中云:“佛教珍宝器,炽器苦行者,出家释迦子,乃诸比丘故。”因此,摈弃恶业、奉行善法才是真正的佛教,受持真正佛教的人即是僧众。对于以杀害父母有情生命而来的血肉,不用说僧人,就是一般有良心的人又怎敢吃呢?

在如今这个时代里,许多僧人居然将父母众生之血肉,这样罪业的食物作为日常生活的主食,这根本不是佛陀后学者的行境。为什么这样说呢?在无始以来流转于轮回的过程中,所有众生没有一个未曾当过自己的父母,实际上,前生父母与今世的父母一模一样。尤其是一切智智佛陀亲口说过:“往昔的所有母亲养育关爱我们,甚至胜过今生的母亲,为了我们,她们曾经屡次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谁能说佛陀的话是虚妄不实的呢?如果认为这话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对这些父母众生的大恩大德,非但不感恩图报,反而恩将仇报地将他们残杀后吃肉喝血,那就实在太不合理了。不仅吃肉,而且还啃骨头,口中还评价说这肉很好,那肉不好,这真的成了无有悲心的罗刹之行。为什么?我们可以静心沉思:山羊、绵羊等父母众生在遭到罪恶深重的屠夫宰杀时万分恐惧,它们一边在原地打转,一边拚命挣扎,同时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叫,四肢不停地颤栗,眼里也是含满泪水,并以哀求的目光看着屠夫的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按理说,此时此刻,这些众生真正是该生悲心的对境。然而,心狠手辣的屠夫却掳胳膊、挽袖子,毫不留情地用锋利的刀斩下它们的头。牛羊们感受了忍无可忍的强烈痛苦,在长达一顿饭的时间里身体瘫软、颤抖不止。如果想到诸如此类的难忍痛苦,诸位菩萨的心脏病都会发作,我们这些人的心难道已彻底腐烂了吗?或者我们根本就没有心?又或者是铁石心肠?否则怎么会不生悲伤、同情之心呢?

以前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实事:有一位屠夫宰杀了大量的羊只,当他出去解手时,还剩下一只羊没被宰杀。这只羊心里清楚自己即将遭杀,于是就用蹄子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将屠夫的刀埋在下面,自己卧在上面。我们都应好好思索一下这个案例,如果想看看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么就请你亲自到屠夫杀生的屠宰场去,看看那里每天遭杀的成百上千的牲畜就会了然于心。如果想试试山羊、绵羊、牦牛等父母众生所受的痛苦自己能否忍受得了,就可以自己捂住嘴闭住呼吸试一下,或者将自己的肉皮放在两指之间使劲地掐。这样的感受与羊只所受的闭气、断头以及被人用手伸进体内断其命脉的剧痛比起来,恐怕连百千分之一也不及!若它们所遭受的那般痛苦真实落到自己身上,自己是否能够忍受?

如果以自身为例、深入思维的话,那么无论是出家僧尼,还是在家男女老幼,每当看到父母众生之血肉这类罪业食品时,即便没有生起悲心,想来也不会再生起贪婪之心而去恣意享用。例如,将你现世恩重如山的父母或者亲生儿子杀了之后,将他们的肉给自己,你会不会生起贪心而去食用?诚如竹巴根乐尊者所说:“作过父亲的众生的骨头堆积成山,作过母亲的众生的乳汁汇集成大海,三界的容器岂能容纳。因此,经过一番思考,有谁还能吃父母或儿子的肉呢?”无等博朵瓦尊者也曾经这样说过:“请母亲作客,将儿子的肉煮熟献在她的面前,她会高兴吗?以杀生的供品供养佛陀也与之相同。”可是,对这些道理几乎没有人去深入思维,大多数人都认为只要自己没有亲手去杀、也没有亲口说杀,那么吃了其他人杀的肉也不会有任何罪过。

怀有这种心态而吃肉的人,无疑成了令佛菩萨们失望的因。法王竹巴根乐说:“就像不丹俗语所说的那样‘藏人眼见的不觉得香,口中却并非不香’。其意思是说,如果让你直接杀害众生,你一般不会去作;如果别人暗地里宰杀后将肉油给你,你则会关爱加持施主,并随喜他的所谓‘善行’,这实在太令人感到心灰意冷了。”如今,在印、藏、蒙等地极为兴盛的各大教派的许多寺院经堂附近,屠夫所杀的肉堆积如山王,这些牲口的头颅则累积得像山丘,而鲜红的血则流成大海,皮与内脏一般铺在地上,角与骨头则作成房子。当今,有些被称为智慧深广、戒律清净、人格善良的老僧人花钱买肉,而让一些身强力壮的小僧人背到自己的住处,此时的他就像要降伏怨敌的军队出征一样,在许多众生骨肉堆中,拿着小刀,眼睛圆鼓鼓地边找边吃。这种行为完全可以说已经毁坏了佛法,并且大大降低了三宝的威望,同时也玷污了僧团,夺去了众生各自的安宁与快乐。因此,持教大德们如果再不以大慈大悲、善巧方便来改变这种局面,那么外道中也不会有比此更严重恶劣的行为与作法了。诚如法王竹巴根乐所言:“据说吃肉饮酒以前在外道中存在,既如此,它怎么又可能是内道佛教的行为呢?”长此以往,昔日在印度圣地极为鼎盛、在追随佛陀佛子的六胜二庄严、八十大成就者等应世之时亦住世的佛教珍宝,后来也不得不受到濒临灭绝的损害。如果佛教中混入外道血肉供养的作法,那就不能称得上是纯正的佛教了。同样,兴于藏土的藏传佛法,继师君三尊之后一直到阿底峡尊者师徒、宗喀巴大师之间可以说未被罪业的污垢所染,但渐渐地,有些佛教徒与屠夫亲密起来,因而佛法也受到相应的染污。如果不加以制止,久而久之,也许佛教也会因想念阿底峡尊者师徒而迁居到兜率天上去了。

现今,各别地方的佛教已明显地掺入了屠夫所杀众生血肉的杂质,因此很难说它是纤尘不染。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佛教的宗旨如果真的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话,那么当众人大量地购买肉类食用时,想到肉食有利可图,于是从事杀生的屠夫也就会越来越多。他们每天残杀成百上千的父母羊只等众生,积累下了弥天大罪,从而使圣洁的佛教不可避免地被罪业所染。如果所有修行人、世间人尤其是僧众们都能断肉戒荤,那么也就不会出现杀生之人了。例如,印度人从前不喝茶时,也没有人去那里卖茶。同样,没有人杀生,到时自然有许多众生可得以放生,这是显而易见的一条缘起规律。因此,再也没有比这更圆满的善事了,不过可惜的是,很多人都不愿、不肯身体力行。他们在为了肉而造罪的同时,心里还认为那些金碧辉煌的寺院就是佛教的基地,所有头戴红黄帽子的都是持教大德。不管他们口中如何说,实际上其所想已与所行完全背道而驰了。这些修行人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其实与在家人毫无任何本质差别。正如至尊米拉日巴所说:“山沟壮观小寺院,名为寺院实闹市,嘎当光头小僧人,名为僧侣实俗人。”人们都说所谓的佛教形相期以后才会到来,事实上,我们现在就应到处宣告:佛教形相期已经到来了。

如果一些大德满怀慈悯地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若想弘扬佛法,利乐有情,应当如何做呢?

”对此,我的回答是:要按照佛陀亲口所说的教言去做。佛言:“大慧,我以前未开许过食肉,现在亦不开许,将来亦不会开许。出家众不许食肉,乃我所说。亦为迷乱及交媾,精血之中产生故,一切鬼王将畏惧,故瑜伽士不食肉。”《善成续》中则云:“如是母亲肉食物,欲成就者当断除。”无等甘波巴大师也曾亲口说过:“第一罪业食品肉,第二能令迷醉酒,第三诱惑之女人,真修行者弃此三,诚心修法弃此三。”此外,所有经续论典中均异口同声地宣说了吃肉的过患。

我在此诚心诚意地祈请达籁喇嘛、班禪大师及其补处、大臣,色拉、哲蚌、甘丹等寺院的所有上师、管家以及骨干人员进行周密协商,或者各自寺院门前严禁这些佛教的怨敌——罪大恶极的屠夫们留住。假设要住,除了其它食品以外,绝对禁止向僧众出售杀生的荤腥血肉。对于色拉、哲蚌、甘丹三大寺等凡是受持佛教、乃至身着四寸红黄法衣以上的僧人们,应当规定:除了三白三甜不染罪业的清净食品以外,不用说亲自享受父母众生遭杀断气身亡后的血肉,甚至连手都不可接触。对于佛教施主、那些住在城区的上中下各阶层的在家男女信徒,也应当开示这样的业因果法理。除了自然死亡、病死、坠入悬崖、横死以及被猛兽等害死的众生血肉以外,父母有情遭杀死亡的肉一律不允许吃,否则过患无量无边。而作为出家人,除了罪业食品——血肉的名字以外,一丝一毫也不要沾上它的痕迹。

你们这些据说是佛菩萨的化身、为了无偏弘法利生而特意投生现世的大德们,不要总是呆在富丽堂皇、舒心悦意的美宅里养尊处优、享受快乐,而是应到外面去看看众生的实际疾苦、甘甜,到时才会明白到底该如何利益众生。往昔,佛陀在执掌国政时也是因步出宫门、目睹了生老病死的场景才抛弃王位,来到清净塔前削发为僧的,然后又在尼连河畔苦行而成就正觉果位。成佛之后也并非建造一座妙宅呆在里面,而是云游各方,转妙法錀,饶益有情。对于佛陀这些可歌可泣的事迹,我们都应铭刻于心,效仿而行。

你们这些佛菩萨化身的高僧大德们,最初发心时说,耳闻目睹众生之苦难,或者发现有谁在虔诚祈祷时,自己一刹那也不会漠然置之,定会尽心尽力利益有情。如是再三发愿,这些情景想必你们应当一清二楚吧。既如此,那么现在也不应舍弃当初的发心与发愿,为了众生的利益理当一如往昔地竭尽全力。假设你们没有做到这一点,而是已将之置之度外了,那么你们一定记得观世音菩萨的传记:大慈大悲的圣者观世音菩萨曾经因舍弃了发心、誓愿而致头颅裂开,后来则再次如前发心精勤利益有情。你们一定记得这个公案,我只不过在此提醒一下。

如果有人以训斥的口吻对我说:“哈哈!你这个老僧人口头上倒是说得很漂亮,可是断肉这件事纵使一千位佛陀来办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就算说凡是吃肉的人都在服毒,凡是食肉的人第二天早晨就会肿胀而死,也难以杜绝这一现象。这种风气从此劫形成以来就十分流行,并非是现在新产生的。其实不仅是你,所有人都想戒肉,不过这一点历代高僧大德们都未能做到。所谓罪恶之人上师也不能救护,犯罪之人长官也不能救护,不肖之子父母也不能救护,当一个众生的业力临头时,千佛也无能为力。如果业的异熟果报,佛陀也不可阻挡,那么像我们这样的人就更无计可施了,还是让众生随着各自的业力而去吧,你不要太孤陋寡闻、见识短浅了。如果是轻易就能生起悲心的人,那么他的瞋心也会接连不断。沉默不语是最深的窍诀,所以你不要像疯子一样说许多有必要或无必要的话,还是闭口不言吧。”

说这种话的人也许只是为了试探、观察,看像我这样愚笨的老僧人会说些什么,或开开玩笑而已。不过,我还是愿意对之做出答复。当然,作为智慧浅薄、鼠目寸光、年迈脆弱的僧人我,也只能是口中说说而已。如果你们这些被称为佛菩萨真正化身的一千位大德对此也无能为力的话,那么被人们誉为远离一切过患、具足一切功德的佛菩萨们的化身到底是否属实就很让人怀疑了。其二,据说初劫圆满时,人们的福德等同天界,根本不会吃肉。再说,据藏地历史中记载:早在圣者观世音菩萨化现的猿猴与罗刹女繁衍人类时,除了享用水果、小麦、青稞、大米等食品以外,根本没有提到过食用荤腥血肉。这么看来,长期以来一直很猖獗的说法有点儿不符合事实了。其三,从昔日佛陀在世时起直到阿底峡尊者师徒之间,具有智慧、戒律清净、人品贤善的佛陀后学者们基本都是断肉戒荤的,这方面的事迹与传记为数甚多。其中,除了记述他们享用三白三甜等饮食外,没有说过他们吃三红三酸的。因此,说往昔的大德们也未能戒肉纯属诽谤之语。其四,曾有佛菩萨或上师善知识们讲经说法以后,造下五无间等滔天大罪的人也脱离轮回恶趣之怖畏而往生极乐世界的公案,当然如果你们有言外之意那就另当别论了,否则说“罪恶之人上师也不能救护”是不切实际的。其五,如果轻易生悲心之人,瞋心也接连不断,那么除了诸佛菩萨以外再没比之更易生悲心的了,如此看来,你们必须承认佛菩萨也会连续不断地生瞋心。此等说法很显然已漏洞百出。其六,如果沉默不语是最深的窍诀,那么讲法示道的佛菩萨、善知识以及现今进行闻思的僧人们所作的研讨、辩论都不是最深的窍诀,而所有旁生整天都缄默不言,那倒成了最深的窍诀了。其七,如果凡是疯子的话都是不可信的,那米拉日巴尊者所说的“父疯子疯传承疯,传承金刚手尊疯”的话也不可信了。我想,按照前辈大德的传记与说法来推测,正常情况是应该发疯,疯了以后则必须说,那么凭什么我要默默不语呢?一想到父母有情的痛苦,就无法闭得了口。如果你们说,那你想说什么就说吧。那好,现在我就开始说了:

如今,藏地佛教宛如日轮般璀璨夺目、极为兴盛,数量众多的持教大德似乎使雪域这片土地都显得狭窄起来。在这样的大好时期,如果还不能断除吃肉这一恶业,难道还要等到佛法隐灭、持教大德们圆寂之后再将之断除吗?从前,有一个人骑在一匹野马上纵情高歌,其他人问他:“你为什么要唱这么多的歌哪?”那人回答道:“现在骑着野马的时候不唱歌,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唱啊?”同样的道理,佛教与大德住世的此时不断除此恶业,那要待何时才断除呢?比方说,英勇军队集中之时应当降伏敌人;同样,趁当前藏地佛法兴盛、诸多持教大德并驾齐驱时,就必须彻底清除掉玷污佛教的这些荤腥食品,以及吃肉的红面罗刹、剥夺父母有情生命的刽子手以及男女屠夫等。如果大家能同心协力,那么就算比这还难以断除的事也能断除。

续部等中说五欲妙中诱惑力最大的,要属依止女人所得到的安乐了,对此,一切众生都感到最难以断除,然而僧众们却坚决断除了。如今,身披袈裟、身心离贪的僧团铺盖大地,这一点是我们亲眼所见的。如果像这样难以戒除的事也能断掉,那么比较而言,戒肉就可谓轻而易举了。为什么呢?因为虽然不吃肉,但还有比肉更好、味道更甜美、营养更丰富的许多食品可供享用。现在,像我这样的小人物都能做到在许许多多的小地方传讲业因果法门,并使那些地方的人们发誓不杀生;经过我的劝解,立誓不吃肉的僧人也为数不少。你们这些地位显赫、具有善巧方便、大慈大悲的怙主达籁喇嘛、班禪大师及其殊胜补处、甘丹池巴、达籁喇嘛的经师以及色拉、哲蚌、甘丹寺院的上师等,凡是现今住世的高僧大德更应一律断肉,之后再为所有男女僧俗讲授因果法门、食肉过患以及佛制的不许食肉的规定,并且按照经续论典中所说规定所有僧人必须戒除肉类,同时也要奉劝在家男女老少最好断肉。如果实在做不到,那么除了自然死亡的肉以外,遭杀断气的肉一口也不能吃。如若吃一口,则与吃现世父母被杀死后的身肉无有差别,因此绝不能吃,必须像舍弃毒物般抛弃肉食习惯。你们应当再三郑重地宣讲这一道理!同样,所有佛法兴盛地区的上师,以及上中下层次的大德们如果都能戒肉断荤,那么佛陀真实不虚的无垢语言还有谁会不听呢?这么一来,即使是那些罪业深重的屠夫们也必会洗心革面、弃恶从善,更不用说其他人了。因此,诸位上师、高僧大德理当并肩携手,本着慈悲为怀的宗旨,以各种善巧方便杜绝食用父母有情血肉这一恶行。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