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吃素

美食-皮包的背后-小海狗的眼泪

2022-10-17 08:16:56

美食-皮包的背后-小海狗的眼泪

冰海悲音
──当您看见仕女身穿雪白毛大衣时,您可知它全染满了鲜血与眼泪?

猎杀小海狗,从两百年前已经开始,单就纽芬兰海岸一带,合计至少猎杀五千万头之多。假如加上格陵兰与苏联白令海峡一带的屠杀,合计至少已经七千万头。任何野生动物所受到人类的集体屠杀,都比不上这种白色小海狗被杀之多。

出猎的人,死于浮冰满布之冰海者,为数亦超过了一千名,受伤变成残废者,亦不知多少。但是猎人仍然不畏危险,趋之若鹜,年年去打杀小海狗,狂热一如淘金。

海狗事业也的确可比得上开采金矿,世界对于海狗产品之需求,以十九世纪为最钜。海狗的肥厚油脂,可提炼纯净无色无臭之纯油,曾经被用做制造肥皂、雪花膏、化装品,乃至于作为机器的润滑油,后来又用作制造人造奶油之原料。海狗皮制成柔软之女子手袋、男子钱包、学童书包、书皮、软皮鞋靴。

中国人最早发现海狗是一夫多妻制,雄性海狗有超过任何动物之性能力,可以在数月之内,配合数百头雌性海狗。中国人收购海狗睾丸,提炼成海狗丸,作为壮阳药之用。经过提炼之后的荷尔蒙,到底有没有效力,尚属疑问,但是海狗丸受到广大欢迎,却已是事实,业者赚了大钱,海狗却因此多了一个被猎杀之原因。纽芬兰、苏联、阿拉斯加、挪威,都更加大事捕杀海狗,以前仅及于小海狗取其白毛及油脂,后来更猎杀成年雄性海狗,取其睾丸,高价卖给中国某些药商,从此海狗更趋于灭种了。

纽芬兰地区,荒凉贫瘠,冰雪终年,别说农作,连树木都不能生长,纽芬兰人绝大多以捕鱼为生,纽芬兰渔场,是世界三大渔场之一,产鱼丰富。北欧各国均有远洋渔船来此捕鱼,苏联远洋渔船均在两三万吨以上,船上设有冷冻设备,蒸汽煮鱼及装罐机器,可以就在纽芬兰渔场即捕即装成罐头,用高温蒸汽蒸熟,船上有数百名男女工人,等于是一座座海上工厂。苏联渔船船队来捕鱼,动辄以千吨万吨计,独霸纽芬兰渔场。加拿大虽将渔界扩张到二百英里,但因加国在军事上个弱国,并无力量实际阻吓苏联船队。苏联渔船对于纽芬兰,已经构成严重之威胁,而且纽芬兰人穷困,无力购置现代化渔船,只有小型旧式渔船,渔获量自然无法与苏联及挪威、瑞典、丹麦等国相比。加拿大政府现在财政赤子多达一百亿元,无力亦无意帮助纽芬兰设立现代化之渔业船队。所以纽芬兰人,眼望着浩翰的世界最大渔场,却依然贫苦不堪,在此情形之下,纽芬兰人的渔期,一年也只有夏季几个月,到了秋季之后,北极海的巨大冰山与浮冰开始南移,冰雪封海,更无法出海捕鱼了。纽芬兰人冬天无工可做,失业率高达白分之八十,就是平常季节,失业率也在百分之十六至二十之间,成为全加拿大最贫苦之地。

贫穷的纽芬兰人,此时就划船,或者开了机动渔船,有些八十吨,有些两百吨,每一船有三四十人,到拉巴多海岸的外面,驶入浮冰之中,去打杀这些尚不会行动的乳犬。渔人用一根木棍照头一棒,把小海狗打晕,立即就趁它未冻僵之前,当场剥皮,往往小海狗尚在半昏半醒情况之下,被渔人活生生用刀剥取白色毛衣,鲜血淋漓,洒满冰原。那些母犬,见状扑来哀叫拯救爱儿,亦被乱棍打死。那种残酷之情形,任你是铁石心肠,也会觉得惨不忍睹。可是纽芬兰人并不觉得残忍,他们已经习以为常,认为与剥杀一条鱼并无若何区别,他们无动于衷于海狗微弱的哀求。

每年三月初,是海狗生产的季节,‘竖琴’海狗在北极海与巴芬海湾的浮冰上产下乳犬,它们状如初生之小狗,全身茸毛雪白,脸上两只大眼睛,稚气憨态,十分可爱,它们只会用两只前肢困难地在冰上爬行几步,后肢退化演变为鳍,不能行走。

它们在第一个月,完全没有谋生本领,全靠母亲喂乳养活。小海狗此时胖嘟嘟,躺在冰上,等待妈妈捕鱼回来。此时冰上一望无际,成千成万的白色乳犬,它们会发出叫声,声音就是像人类婴儿。亦似是呼唤:“妈妈!妈妈!”若是妈妈久去不回,它们就哭泣,大眼睛流下眼泪,嘴巴不住哭唤:“妈妈!妈妈!”

白色的小海狗皮毛,经送到工厂洗净处理之后,运到美国与欧洲或日本、香港,变成了名贵无比的雪白毛大衣,高贵的仕女穿上这些雪白大衣之时,配上钻石耳环手镯,真是高贵无比,风华绝代,亦可曾想到,一件皮大衣需要多少只小海狗的皮毛才缀成?最少需要六十只小海狗的胸背部分,才缀成一件短大衣!

纽芬兰人打杀一只小海狗,所得几何呢?依现在之行情,只得到加币一元,即是大约八毛美金,或者四元港纸。他们一天大约每人可以打杀八百至一千只,所以算来就不少钱。他们一部分人专负责棒打海狗,另一部分专做活剥其皮,对分之下,在三个星期之内,每人也可赚得一万至一万五千元加币,可供半年的生活费用,所以这一种工作,对于他们来说,等于是开采金矿。至于外面人批评残忍,他们是不管的。他们每剥一只小海狗皮,只需时一分钟。

高贵的仕女们,可知道这些雪白的皮大衣都染上了无辜的小生命的鲜血?可知它们流着眼泪,望着渔人乞命?可知它们临死之时哀叫:“妈妈!妈妈!”可知它们的妈妈爬来抢救爱儿亦被乱棍打死?可知它们尚未断气,就被剥皮,鲜血染满冰原?可知那剥了皮的尸体心脏仍在微微跳动?可知母亲的哀求亦被打杀?

高贵的仕女们,为什么你们不改用人造的化学纤维毛大衣?人造的毛皮,既干净又不染有血腥,又不怕飞蛾来吃,不怕虫蛀,又容易处理。你们何苦与这些冤魂日夜相伴?小海狗的白毛,是飞蛾最爱吃的蛋白质,挂在衣橱内,不消几个星期,就会给吃光。

白色小海狗,被渔人剥皮之后,它们的尸体,就给搬去炼油,其渣滓则被用来制成狗食罐头,给美国加拿大的人喂饲家犬。

一八五零年,一百万头小海狗被杀,一九一四年,‘南方十字星’号破冰渔船,载有大约五十万张小海狗皮,返航时沉没,船上两百余名渔人与五十万张海狗皮,同归于尽。

在历史记录上,一八四零年,就一共有六百三十一艘渔船开往拉巴多海岸,一共杀死六十万头小海狗,当时之一千五百名猎人,被困于冰海,四百艘渔船被毁沉没。

一九三一年,出动打杀小海狗的渔人猎人,合计达五千名之多!被杀之小海狗数目,无法估计,总之不下于五百万只,几乎完全绝种!其情形震骇了全世界爱护动物人士!开始有人呼吁挽救小海狗,但正当不景气,呼声微弱,当年五百吨之捕鲸船‘维京’号也在纽芬兰沉没,全船挪威渔人与小海狗皮沉入海底。

一九六三年,一千四百六十名猎人乘坐八艘破冰船出猎,打杀四十九万头乳犬,以后数字每年减少,因为小海狗已渐趋绝种,越来越少。

一九六四年,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专家统计,纽芬兰人打杀十七万头小海狗,占全部当年生产乳犬之百分之八十五,另外尚打杀六万只母犬。地理杂志发出警告:竖琴海狗已面临绝种!呼吁勿再滥杀!

一九七七年,五十万头小海狗被屠杀。一九七八年,加拿大政府准许纽芬兰人打杀二十万头小海狗,实际上当不只此数。

‘国际保护动物基金会’与一个‘绿色和平使者’组织,两者都是志愿的私人组织,每年都发起呼吁勿再打杀小海狗,因为地理杂志和一些人道主义团体,亦纷纷请求。但是纽芬兰人相应不理,变本加厉,打杀海狗更多。纽芬兰省长甚至下令保护猎海狗队伍。纽芬兰有一条法律:‘凡系飞机船只,非打猎性质,未得纽芬兰政府批准,而擅自接近小海狗五十尺以内者,视为威胁小海狗之生存,一经起诉有罪,初刑六个月至一年半。’

这条法律是对付前来反对捕杀小海狗之人士的。今年从国际来的反对人士,只能在远远的地方观望示威。美国加州国会议员赖安(后来被人民神庙教詹琼士杀死)与维州国会议员遮复士两氏来到观察,也被猎人咆哮咒骂,叫他们滚回美国去。美国国会已有人提出过要求加拿大制止滥杀小海狗。美国电视红星苏玛钿女士也来观察,她说将发起美国妇女抵制加拿大,勿买海狗毛皮做的大衣。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数百猎人一人一棍,把伏卧在冰面上的初生小海狗,一棍打昏,或者尚未打昏,另一人就立刻动手趁热剥皮,血淋淋……那些母亲在一旁哭叫哀求,也被打杀……。

纽芬兰省长说这是纽人必须的谋生收入,又说海狗赶光了纽芬兰渔场的鱼,害纽人无鱼可捕,故此必须打杀海狗,外人无权干涉云云。

省长前些时又带了大队人马,到美国纽约及各大都市,宣传海狗毛皮多美多暖,小海狗肉又多么好吃多美味,省长到处都被小孩及青年人投掷鸡蛋番茄。

今年三月,纽约市、三藩市、西雅图、波士顿、华盛顿、西柏林、伦敦、海牙、温歌华、巴黎,到处都有群众集会示威‘反加’,反对加拿大准许剥杀小动物如海狸、小海狗等。伦敦约三千群众包围加拿大专员公署及赫德逊公司,竟有人持牌高喊‘剥加拿大首相的皮!’、‘打倒加拿大政府!’

赫德逊海湾公司是两百年前就往加拿大大开发的英国公司,以贩卖熊皮、狐皮、貂皮、海狸皮、海狗皮等等而发大财。两百年来,加拿大的野生动物已被杀到几乎绝种。赫德逊公司就是加拿大政府的前身,它组成加拿大政府。

照现在的情况,荷兰的人道主义者,包括荷兰佛教徒,与西德、比利时,都在努力要求禁止海狗毛皮输入。英国青年一代,颇多人受禅宗思想影响,很多人虽然无佛徒之名,其行为却都颇有佛性,英国或者不会禁止小海狗皮毛,但是社会抵制是必然会扩大的。

法国大选热烈,法国性感小猫女星碧姬芭铎(Brigitte Bardot)仍不忘发动法国妇女反对加拿大打杀小海狗,这位最喜欢小动物的老牌明星,从两年前起,即开始领导欧洲妇女及儿童反对屠杀小动物。碧姬而且是个素食的人,真是难得,有此仁心佛性。两三年前,我即曾写信给她,请她支持反对屠杀小海狗,她并无回信,相信她一定收到很多善良的人士去信求她,她不能一一回覆。我并不失望,因为看到她这几年的保护动物的表现,那已超过四倍的答覆了。碧姬已经成功,法国总统今年二月下令禁止加拿大小海狗毛皮入口。我只盼望碧姬能够影响欧洲各国的妇女小孩,各国一致抵制,小海狗毛皮无人要买,经济价值一失,自然就较少被打杀了。

其实纽芬兰人并不倚赖打杀海狗为主要生计,只可说是冬季外快,假如加拿大政府肯拿出改善经济政策来,训练这几百人做些技术副业,他们原无必要非打杀海狗不可。加拿大政府现在负外债一百一十亿,经济已经开始崩溃,加币贬值,一日三跌,好多事都未遑处理,自然就谈不到照顾几百渔人了。(加拿大人口只有两千万,失业者占了一百多万,已占了劳工人数的百分之十。)

现在我又寄望于美国电视红星苏玛钿小姐之努力,我将写信给她,请她一定发动全美影星推动爱护小海狗及小动物,

如果她能找出可与碧姬相符之大牌女星来,情形就好得多了。我建议她请求素以慈善出名的苏非亚罗兰女士领导,这位世界影后,生一个儿子捐一座医院给贫民,与那位只知聚集大粒钻石与收集丈夫的玉婆大不相同。苏非亚没有大明星架子,或者她也会考虑参加这种反屠杀的运动。(附记:她后来已参加挽救小海狗运动。)

至于我自己,人微言轻,对社会没有什么影响力,又没有钱,我身体又不够强健,不能像‘绿色和平’那批青年那样,驾驶小船,在冰海中向猎人抗议屠杀──他们已有好几人被加国警方抓去坐牢,罪名是‘妨碍动物生存’。

我能做什么呢?我只有尽自己的一点微小力量,见人就劝说勿买小海狗皮,劝人勿屠杀小动物,我甚至劝人勿杀鸡鸭猪羊,我劝人吃素,我能做得到的固然太有限,但是我相信假如我们佛徒不断努力,积少成多,相信也可以收到若干影响的。让我们发起爱护小动物罢!

我知道中国人当中还没有太多人知道有关小海狗被屠杀绝种的残事,中国人也不似西方人之嗜好服饰使用小海狗皮,或者并不很需要我来讲这些。不过,我仍盼望中文读者知道这件事,佛友大家尽一己的微小力量,劝说世人勿屠杀小动物,劝女士们不要买那些染满血腥的皮衣,那些天然毛皮是很容易被飞蛾吃光的,又臭血腥,附满冤魂,穿了也不吉利。人造毛皮又不臭,又干净,又不怕被飞蛾吃。

还有一件事,我们佛友可以共同做到的,就是祈求佛佑,使纽芬兰外海 拉巴多Labrador Sea与格陵兰一带,在三月初的三个星期里,冰海冰结,使冰块不裂,冰块就不会向南浮动漂移,把冰面的乳犬成万成万送到纽芬兰猎人手中。

我以前从未想起可以这样做,今年二月底,我突然得此启示,于是我日夕集中脑波乞求佛陀。我不敢说有何效用,但是脑波感应的是不假的。一周前我写一稿给内明主编,说我感应到中国大陆西北部有强烈辐射爆炸,他看到我信时,这件事刚好发生,已见之新闻报导了,那不是我第一次的感应。

我日夕祈求冰封拉巴多冰海,也不知是否巧合?今日电视新闻所见,拉巴多海岸,巴芬海峡,冰厚二十余英尺。芬兰有挪威渔船二十艘,全给阻挡,不能入内捕杀小海狗!

加拿大政府气象局宣布这是纽芬兰五十年来最奇寒最厚冰的一次,无法解释。纽芬兰渔人着急,因为假如冰再不解,三周之后,小海狗百万均可游水逃生,它的白毛也蜕尽了,变成灰褐,没有价值了。

我亲爱的佛友,我们怎么解释这种巧合?当然,除了我之外,一定尚有很多人也可能这样祈求,如果我说是我祈祷而得,就是僭妄,我有何能力呢?我连本身的烦恼都解决不了,唯一有的只是一点佛性与愚痴吧!我请求读者参加我这一项祈求,今年季节将过尽,我们来祈求明年三月(阳历)初的三个星期冰封纽芬兰外海吧!我相信你我合力祈求,会增加力量!

我自己今年的祈求,是第一次,也因我受到世俗的魔障太多,失去了清净专心,现在已经心乱了,效力甚微。

最新消息说,加拿大政府派出破冰船‘北极号’赶往北方破冰,帮助渔船进入冰阵之中去打杀小海狗。他们已开始打杀了一些,但为数不多,我有何能力呢?我只看见,他们打杀的都是他们自己的父兄祖宗一灵托生的小海狗!他们世代打杀海狗,却不知道死后也托生为海狗被子孙打杀!他们不知道流的鲜血眼泪,都正是他们自己的鲜血哪!

我真不知怎样才能使这些嗜杀狰狞的猎人领悟因果!看他们现在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如果说,屠坊割下的猪肉牛肉,其实都是轮回来投的某些人士之肉,有人信吗?只有佛子知道我不曾说谎,只有佛子知道的确可以看见动物的来历,前生因果,来生报应。

人类必定要屠杀动物,吃它们的血肉才可以维生吗?某些宗教说:凡是天上飞的,地面跑的,水中游的,我都赐给你们作为食物。这句话也不过是某些人编造成书而已。我们有什么权利屠杀他人?

我看到纽芬兰某一宗教神父特为出发捕杀海狗的船队祝福平安丰收,我只觉得心寒!那都绝不是宗教的原意!宗教已经被人篡改得太多了!

【后记】:破冰船‘北极号’后来亦被困于冰海冰阵之中,加拿大政府派出空军直升飞机前往救出舰上人员。我亦曾经祈求佛佑小海狗,使冰困‘北极号’。这场祈求,原属奢求,不意亦有巧合之应验,令我感惶不住!又:‘北极号’被弃船,困于冰海中半年之久。

选自冯冯居士《夜半钟声》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