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谈佛说禅悟人生

道歉至死

2023-01-26 09:24:22

在一个美好的夜晚,有一个小公务员,名叫伊凡,坐在剧院第二排,用望远镜看歌剧。他全神贯注地瞧着,觉得美妙极了。可是,忽然间,他的脸皱了起来,他的眼睛看不见了,他的呼吸停住了。他急忙摘下望远镜,弯下腰去,于是……“哈乞”一声,他打了一个喷嚏。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打喷嚏终归是不犯禁的。乡下人固然打喷嚏,警官也一样打喷嚏。就连枢密院顾问官有时也要打喷嚏。大家都打喷嚏。  伊凡不慌不忙,拿出一条手巾擦了擦脸,往四处望望,看看他的喷嚏是否搅扰别人。可是这一看,他却慌了起来。他看见坐在他前面第一排的一个小老头,正拿起手套使劲地擦自己的秃顶和脖子,又不断地自言自语。伊凡一眼认出那个小老头就是卜里斯-一个在交通部任职的退伍将军。  “我把唾沫星儿喷在他身上了,”伊凡想,“他虽不是我的上司,不过那也还是很难为情的。我得道个歉才对。”伊凡咳了一声,把整个身子向前探去,凑着将军的耳根,小声地说:  “对不起,大人,我把唾沫星儿溅在您身上了……我一不小心……”  “不要紧,不要紧。”  “看在上帝的面上,原谅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唉,请你坐好吧!让我听戏!”  伊凡觉得很窘,傻笑着,然后接着看戏。  他看哪看的,可是这次不再觉得美妙了。他一直感到忐忑不安。在休息时间,他又走到卜里斯跟前,谦卑地说:“我把唾沫星儿喷在您身上了,大人……原谅我……您明白……我是无意的……“  “够了,我已经忘了,你却说个没完。”将军不耐烦地说。  “他已经忘了,可是他的眼睛却露出一道凶光,而且他不愿多说。我应当对他解释一番,说明我是无意的,说明打喷嚏是很自然的,要不然,他就会真以为我有意唾他了。现在他固然没这么想,以后他一定会这么想。”伊凡心中暗想。  一回到家,伊凡就把自己失态的经过告诉了妻子。为了息事宁人,他的妻子也赞成他向将军道歉。  “说的就是啊!我已经赔过不是了,可是不知怎么,他那样子挺古怪,一句好话也没说,”伊凡说道。  第二天,伊凡穿上新的制服,理了发,上卜里斯家里去解释。他一走进将军的接待室,就看到那儿有许多人正委托将军办理事情,将军忙着和他们会谈。  将军和他们谈完话,正要走进内室去,伊凡立刻走过去,跟在他后头,喃喃地说:“大人!我再向您道歉,那件事不是我故意做出来的,请您相信我的话,”  将军苦着脸,摆了摆手。  “哎呀,你简直是跟我开玩笑,先生,”他说完,就走进去,关上门。  “这怎么会是开玩笑?”伊凡想,“我根本没开玩笑的意思啊!他是将军,可是,他竟不明白,既然是这样,我也不愿意再对这个摆架子的人赔不是了!我给他写封信好了,我再也不来了。天哪!说什么我再也不来了。”  伊凡想着想着,然后走回家去,他给将军的信,没写成,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出该写些什么。他只好第二天再亲自上门去解释。  “昨天,我来打搅大人,不是来开您的玩笑,我是来赔罪的。我做梦也没想到拿您来开玩笑,我哪儿敢拿您开玩笑?要是我们沾染了开玩笑的习气,那就是……一种对别人不敬的行为。”伊凡说道。

  “滚出去!”将军大吼一声,脸色发青,周身打颤。  “什么?”伊凡害怕得浑身哆嗦。  “滚出去!”将军一边吼着,一边大力地顿着脚。  伊凡的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翻腾起来。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走出门口,走到街上……。他走到家里,也没脱掉制服,往沙发上一躺,就这样……死了。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Warning: mkdir():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wwwroot/pzlf.com/m.pzlf.com/include/com.fun.php on line 1556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uploads3/cache/mobile/article/20/87/ea64a4dfd686cff774c6de9de0af4f78.cach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pzlf.com/m.pzlf.com/include/com.fun.php on line 3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