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谈佛说禅悟人生

道绝齐境

2023-01-26 09:23:13

  佛教史上几次重大法难多与道教相争有关,而佛教也曾给道教带来劫难,此事发生在北齐天宝年间。

南北朝时,金陵出了一位有名的道士,名叫陆修静。那时,金陵地属梁境,梁武帝崇信佛法,陆修静便移入北魏境内,在魏地发展了道教,极为盛行。后经东魏至北齐,齐文帝又是一位崇信佛教的人物,对道教不太理会。陆修静觉得势头不妙,便求见齐文帝,请求与沙门释子斗法,希望借此挽回道教的劣势。齐文帝当即同意,令沙门释子届期赴会,以决胜负。  斗法的时间到了,公卿毕至,少长咸集。陆修静等道士运起咒术,致使僧人身上所穿的僧衣飘动,僧钵及官殿梁柱震动不已,诸僧相顾骇然,无人应对。观众于是大声喧哗,认为道教胜于佛教。陆修静等人也是欢呼雀跃,高声自夸,说自己是神仙中人,又说:「我们这还不过是小术而已,沙门现一术,我们则能现二术,必然胜过沙门释子。」  齐文帝崇信佛法,今见道士恃咒术逞能,佛教无人应对,心中非常着急,遂问僧中的领头人物说:「佛教之中难道真无能人吗?」领头僧人回答说:「陆修静等人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方术小计,儒者俗人都很瞧不起,何况我们出家僧人呢!既然陛下叫我们应对,就让坐在最后的僧人来应付吧!」坐在最后的僧人名叫昙显,此人齐文帝不认识,大多数的僧人也不认识,似乎是位默默无闻的人物,但领头僧即知道他神通广大,犹如神龙,见其首而不见其尾。昙显确实非常人可比,自斗法大会开始时起,他就坐在最后的位置上,不停地喝酒,似乎已喝醉了,连领头僧人所说的话也没听见。领头僧人遂令手下两人将昙显扶到高座之上,令其斗法破敌。  昙显一落座,精神便来了。他笑着向陆修静等道士说:「你们刚才以咒术震动僧人的衣服、宫殿的梁柱,那不过是因为我开了法门,藉以考验你们的道术而已。只要我法门一关,你们的道术就不灵了。」说罢,令一僧人脱下飘动的僧衣铺到地上,上面放上跳动的僧钵,然后念咒作法,僧衣、僧钵立即停止了震动。陆修静师徒合力念诵,僧衣、僧钵仍然静止不动。别说咒法不灵,人力也不行了。陆修静等人想从地上拾起僧衣,即无论如何拿不起来。此时,昙显和尚自座位上下来,轻而易举地捡起僧衣,抛于震动的梁柱之上,又使咒法,梁柱也静止下来。  昙显又说:「我刚才有点喝多了,似乎听到有人说:『沙门现一术,我当现二术。』是否真有这么回事?」陆修静回答:「不错。」昙显一听,遂翘起一脚说:「我现在现了一术,请你们现二术吧。」陆修静等人道法失灵,无所作为,惭颜相顾,面红耳赤。陆修静还想以口舌之辩扳回败局,便对昙显说:「佛教自称为内家,内的含义是小。又称道教为外家,外就是大的意思。这不明摆着是说佛教小于道教嘛。」昙始回答说:「天子居于九重之内,百官居于九重之外。如按你的逻辑,天子应该小于百官了。」陆修静为之气沮,无言以对,本次斗法遂以佛教的彻底胜利告终。  斗法大会结束不久,齐文帝便领发诏书说:「法门无二,真法在一,求之正路,寂泊为本。

祭酒道者,中世假妄,俗人未悟,乃有祇祟。既乖仁祀之源,复违祭典之式,宜从禁止..道士自谓得神仙者,可上三爵台飞腾远举,不能尔者,宜改迷归正,诣昭玄上统剃度出家。」此诏一下,齐国境内的道士大多被迫皈依佛教,依昭玄上统和尚剃度出家。少数几位自称神仙的人,虽有勇气上三爵台跳下,结果却是粉身碎骨,一命归天。由此,北齐境内一时道士绝迹,往来行走的出家人全都是和尚尼师了。  此故事内容比较神奇,不可尽信,但所反映的情况却是可信的,那就是佛教在齐文帝的支持下,在齐国境内确实占尽了优势,道教近于绝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Warning: mkdir():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wwwroot/pzlf.com/m.pzlf.com/include/com.fun.php on line 1556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uploads3/cache/mobile/article/20/89/5da7b27db4557abb6ed12c6210fa235d.cach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pzlf.com/m.pzlf.com/include/com.fun.php on line 3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