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学基本知识

顶骨珠,夜啸刀,穿上这身“头陀套装”,世间再无打虎武二郎!

2022-10-20 08:18:11

顶骨珠,夜啸刀,穿上这身“头陀套装”,世间再无打虎武二郎!

自鸳鸯楼犯下滔天血案之后,武松算是跟之前的生活彻底说拜拜了。在十字坡孙二娘处,武松得了一套“头陀”套装,为了躲避追捕,摇身一变成了头陀行者。与鲁智深一样,出家是为了保命,但武松是“假出家”,按理说这身头陀套装只是逃脱追捕的暂时打扮,可上梁山落草后,为何武松还是穿这身衣服?难道武松真的把自己当成头陀行者了?

景阳冈打虎,让武松名声大噪,那时的武松还是很阳光、积极的,他渴望出人头地,所以当他在阳谷县可以做都头时,也就不提回清河的事了。

作为一县都头,又备受知县重用,武松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但想再往上爬,就必须对自己严格要求!武松明白这个道理,所以那时的他是讲道理的。比如武大被害,武松回到阳谷县,并没有听信一面之词,直接结果了潘金莲,而是摆事实、讲证据,一步步的将真相挖出!

不过,鉴于官商相护,西门庆很可能会逃脱制裁,所以武松将真相公之于众之后,亲自操刀结果了那对奸人!而后武松也主动投案。从武松的行为能看出,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他没有选择逃亡,恰恰证明了他是个“理智”的人,至少存在一丝侥幸,希望日后复为良民。

发配孟州后,武松虽是犯人身份,但他生活却十分滋润,因为小管营施恩有求于他,想借武松的武力摆平蒋门神。

所谓吃人嘴短,武松这种热血青年怎会白占人便宜?明摆着被施恩当枪使,但武松也不傻,他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在快活林耍了一套醉拳,既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又恰到好处的教训了蒋门神,也报了施恩的恩情,一举三得拿捏的很有分寸!

归根结底,武松是不想再触碰“杀人”的红线,倘若把蒋门神结果了,官营是兜不住的,武松做好人的愿望也就落空了。不过,武松还是太年轻,人心的险恶超乎他的想象。蒋门神敢抢施恩的地盘,背后一定是有更大的势力在操纵的,打了蒋门神、夺回快活林,就是打了幕后黑手的脸,断了他们的财路,所以武松、管营都会遭到报复的!

于是,向往美好生活的武松,着了张都监的道。张都监请武松喝酒赏月,还把养女玉兰许给武松,这令武松感到十分温暖,难道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又来了?还是好人多啊!后来,当武松听到都监府上有贼,他二话不说抄起棍子就去捉贼,这是要报恩啊。可武松万万想不到这是个圈套,贼人就是他自己!

从景阳冈打虎英雄,到阳谷县都头,再到为兄报仇发配孟州,后来被施恩厚待,直到张都监抬爱,最后又被陷害,武松这一路上总是在希望与失望之间轮回,把一个阳光向上的好青年,活活折磨成了嗜血江湖客。

飞云浦一战,武松明白了,张都监是要他的命!所以,武松杀死张都监派来的四个杀手后,遇到了一个“问题”:是赶紧逃跑?还是回头报仇?书中说道,武松:

“踌躇了半晌,一个念头,竟奔回孟州城里来”

“一个也是死,两个也是杀”,一旦开了杀戒,也不在乎杀多杀少,反正是没了退路。但是,武松并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在最终的关头,他还心存有“善念”,武松“踌躇半晌”,更多的应该是在想自己的后路,同时也在为再开杀戒找一个“借口”。最终,武松“一个念头”想通了:既然想做个好人这么难,那我就坏的彻底,把你们统统杀光!

最后的结果是,包括张都监、蒋门神、张团练,以及很多无辜者在内的十五条性命,一夜之间被屠戮!连小孩子也没放过!武松再也不是那个“平生只打硬汉”的打虎武二郎了!既然做下了这滔天命案,后悔是没意义的!

从正面的打虎英雄,到嗜血狂魔,巨大的心理反差,让武松无比矛盾,所以他急需找到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承认自己的行为的“合理性”。于是,当武松看到孙二娘给他的那身头陀行头,似乎瞬间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今生”,原来这就是命中注定!你看那套头陀套装是怎样的:

“一个箍头的铁界尺,一领皂直裰,一张度牒,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成的数珠,两把雪花镔铁打成的戒刀,直到如今,那刀要便半夜里啸响”

顶骨珠,夜啸刀,这显然不是正规佛家装束,倒像是具有宗教色彩的杀人装备!而武松呢?刚经历了鸳鸯楼血案的他,这身头陀套装不正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吗?穿上它,就可以大胆的告诉自己:我本来就是个恶魔,现在终于找回了原来的自己!自此,武松彻底黑化,世间再无打虎武二郎了!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