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教因果定律

顶髻王不知悔改,竟以土掷撒尊者后胜音城被土压而灭亡

2022-10-09 09:17:49

顶髻王不知悔改,竟以土掷撒尊者后胜音城被土压而灭亡

原标题毁谤阿罗汉 雨土灭胜音

  佞臣为了改变顶髻王的心念,就在底洒、布洒二大阿罗汉的塔下,各于一边造一小洞穴,取两只小猫秘密地养在洞内,每天以肉喂饲,训练牠们听懂人语。只要大声唤说:「底洒、布洒,你们都出来!」猫儿听到声音,知道有肉可吃,都会跑出来。

  佞臣又训练牠们熟悉这句话:「你们在世时,如果确实曾以邪谄事诳惑世间,接受相信你的人的衣食以维生;因为造了这些恶业,所以堕猫胎中,如果这事是真的,你们就各取肉块绕塔,再回到洞里。」他们说了这话后再投肉。猫儿得肉各绕其塔,归去穴中。佞臣日日都这样在塔处教二猫儿,一直教到纯熟─猫儿听懂人语为止。

  这两位恶孽的佞臣教会猫儿表演动作之后,即往顶髻王母后的住处,禀告说:「太后!大王现在身体羸瘦,看样子,他的日子不多了,您怎么好像毫不关心的样子?」。

  王母说:「我也没有办法,是你们两人教他造这极重恶业,使他忧恼不已。」。

  二佞臣禀告说:「您怎么可以把责任推给我们?」。

  王母说:「事实已经是这样了,我还能如何?」。

  佞臣说:「因杀父而起的罪恶感,太后您自己想办法去排解。至于大王因杀阿罗汉而心生懊悔这件事,就让我们来为他消除。」。

  太后问说:「你们要如何弃除我儿心中的悔恼?」。

  佞臣说:「底洒、布洒这两个比丘自称已得阿罗汉圣果,这件事大众都知道,其实是诳惑大众、说无后世,哪知他们死后却出生在猫儿中。以此证知,世间无阿罗汉。」。

  太后说:「我得先详查这件事,若是事实,就可除弃我儿的忧虑。」太后为了使顶髻王解除忧苦,即来问他说:「儿子,你为何如此羸弱了?」。

  顶髻王禀告母后说:「因为那二佞臣教我造作二无间业,先王无辜地被杀害,他是阿罗汉诸漏已尽,这么一来我必堕无间地狱无疑。」。

  太后告诉顶髻王说:「你不须忧苦,我为你说明:先王不是你的父亲。因为当初我是在洗浴时,与外人交通,因此有孕生你。如今你断先王的命,并不构成逆罪。」。

  顶髻王说:「就算所犯的不是杀父无重逆业,可是难道杀阿罗汉就没有罪?」。

  太后回答说:「这事你可以问有智慧的人,以查明真相。」。

  是时太后即辞子回宫,告诉二佞臣说:「大王因杀父的忧虑,我已为他除去,至于他因深怕杀阿罗汉而造罪的忧虑,那就要看你们的表演了。」。

  顶髻王为了解决心中疑问,于是召集群臣及诸智者,问说:「朕听说杀阿罗汉必得大逆罪,这是什么道理呢?」。

  此时群臣中有一位大臣敬告说:「大王!谁知道他是否已证得阿罗汉果?」。

  又有一位说:「证得阿罗汉道的圣者神通自在,应在事先就知道有人要害他,为何不乘空飞腾而去?」。

  二佞臣启奏说:「大王何必忧虑?世间根本就没阿罗汉,派人杀他哪有什么逆罪?」。

  国王说:「你们说世间没有阿罗汉,可是我和众多人民都亲眼看见底洒、布洒二位比丘获得阿罗汉道。他们飞腾虚空中变成水火,作各种神通变化后,入无余依妙涅盘界,你们为何说他得道是虚伪呢?」。

  佞臣说:「敬请大王宽恕臣的罪,我则详细说明其事。」。

  「什么事呢?」。

  佞臣启奏说:「那些沙门比丘都是虚伪诳惑世间,其实他们都继续受生,却说是无诸后有;若是真的无诸后有;底洒与布洒二比丘为什么还会出生在猫胎中,各居其塔下?」。

  国王问说:「你们怎么知道底洒、布洒二大阿罗汉,均出生在猫中?」。

  佞臣说:「大王如果不相信,可亲自去塔边试验。」。

  顶髻王便命诸臣吏说:「本王要去底洒、布洒二尊者塔边查明真相,你们可一同前往。」王遂整驾,一时数百万人众俱到二位尊者塔处。

  是时,那二恶知识佞臣便持肉块到塔边,大声喊说:「底洒!布洒!你们出来!」猫儿因为二佞已教纯熟了,现在一听到叫喊声音,立即从小洞里出来。

  二佞臣就对着这两只猫说:「底洒!布洒!你们在世时,以邪谄事诳惑世间,藉以纳受相信你的徙众的衣食以维生,因为这个恶业的缘故,所以堕入猫胎中,如果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就各取肉块绕塔然后再回到洞里。」说了这些话后,才开始投肉。猫儿得肉即按照惯例绕塔,再回到洞里。

  佞臣禀告国王说:「大王!您都看见了吗?」。

  顶髻王说:「本王已经全部看见了。」。

  佞臣再次进谗言说:「大王!今此世间无阿罗汉,沙门所说了脱生死、无诸后有等话,全是欺骗世人的空言。」。

  顶髻王听信奸臣的谗言,就开始不相信有阿罗汉的说法,从此发起邪见心,并且下令禁止供养僧众。是时国内所有比丘、比丘尼等一切饮食供养都断绝了。出家五众既无饮食,即纷纷离开胜音国,只留着大迦旃延尊者与世罗比丘尼(二大阿罗汉)住于胜音城外。

  有一天早晨,大迦旃延尊者执持衣钵,将入胜音城乞食,忽遇顶髻王出城游猎。尊者看见国王时自忖,不要给顶髻王看见我,以免使他生不喜心。于是尊者即避开。

  顶髻王遥见尊者回避之后,即问佞臣说:「那个比丘为什么遇见本王就立刻远离呢?」。

  佞臣回禀说:「大王!那比丘心里想:不可让这杀父作逆之人的污秽沾到我清净的身体。所以他才回避大王远去。」。

  顶髻王听了立即怒发冲冠,敕令兵士各拿一把土,掷撒在大迦旃延尊者顶上。尊者知道兵士要来撒土,即以神通变化作一间小房屋,他就在房屋里端坐。是时兵众各以尘土抛向尊者身上,土便成为大聚。

  这时,利益、除患二大臣(他们是仙道王的辅相大臣)眼见国王对尊者非礼,即为尊者去土,并且请问尊者说:「大德!现在城人做无利事(以土掷于出家人身上),以后将受怎么样的果报。」。

  尊者告诉二大忠臣说:「七日后,天将下尘土,所有的城郭都将被填压无遗。」二忠臣即将男童托付给大迦旃延尊者为侍者,女童托付给世罗比丘尼为侍者。就在当天,天上下着珍宝,甚至连续六日都下着珠宝,利益、除患二人都获得珍宝载满两船。他们趁夜出城逃避,随河流而去,到一个胜地,各造一城安居下来。

  话说回来,顶髻王派兵向大迦旃延尊者撒土的第七日,世罗比丘尼即以神通将侍女飞往憍闪毗城,交付瞿师罗长者养育。这时大迦旃延尊者在胜音城中看见天正下着尘土,知道是业力不可救济;及见尘土满城,人无遗子,即将侍者童子以神通力乘空而去,经过诸国,最后去到一个小国,正逢国王命终,又没有后嗣继承王位,该国人民知道尊者神通道德高远,遂请求立这位童子为国王。尊者答应诸人请求,即立为绀颜王。

  后来,尊者大迦旃延南行来到舍卫国,深受诸比丘热烈欢迎,他们恳切地问:「善来大德迦旃延!您在旅途中,还安详愉快吗?」。

  尊者答说:「具寿!我有苦也有乐。」。

  诸比丘不了解这话的含意,纷纷详问原因。

  尊者说:「我能随处化度众生,即是一种乐趣;但在胜音城被尘土压身,却是一种苦事。」尊者更把顶髻王杀父阿罗汉和胜音城被土压而灭亡等事告诉诸比丘。

  比丘们听了尊者说这些因由之后说:「彼杀父人,生极邪见,且受这种现世花报,他的果报生在地狱。这种未来苦果,谁能代他受呢?」。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