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教因果定律

飞锡大师念佛三昧宝王论新白话版6

2022-09-08 16:48:14

飞锡大师念佛三昧宝王论新白话版6

诸佛解脱心行中求门第十七

问:念佛名叫真无念,往生名叫真无生,确实是了。《维摩经》说:“诸佛解脱,应当如何求?应当在一切众生心行中求。”既然说在一切心行中求,为什么不向自心求,而向外求佛呢?

答:你认为念佛三昧无上妙禅,不是在心行中求的,不对啊。为你说明吧。那心的行持,有种三境界啊。一是行善境。就是念佛三昧,是善中的善,是天中的天。二是行不善境。就是贪瞋痴等,诸恶境界。三是行无记境。就是那心不住留境界,善恶不攀缘。如果论到理性,这个理性遍布前三个境界。至于顺乎理性,只留善境了。经上说:“所谓执取我是垢,不执取我是净了。”意思是说不了知法的性体没有悭贪,违背法性而不行布施,纵然布施也会执布施相,不能不执,不是垢是什么?如果能了知随顺法性,行檀波罗蜜(布施),没有悭贪和布施相。善顺这个道理,不是净是什么?不善境与无记境,背离法性,不能与善并行啊。所以胜天王问佛:“为什么菩萨通达禅波罗蜜?”佛告诉天王:“菩萨摩诃萨,学般若波罗蜜(智慧),行禅波罗蜜(禅定),应当观察这个心,行在什么境界,或善,或不善,还是无记境界?如果行善境,就精勤修习。譬如莲华上,不能停留水滴,一点不善的法,不能暂时住留。”根据佛的金口,难道有不善境、无记境却不排除的吗?这样就是顺理善心,行在善境中,炽热地念佛,解脱在心行中了。如果认为念佛的心行不是解脱,那不善境、无记境二种心行难道就是吗?如果这是解脱,迷惑了就滞留无量劫,醒悟了那修证就易如反掌。修习禅法的明镜,总之在这里了。如来是世间大雄,考察那种种的禅定,把念佛三昧作为禅法中的王,其余三昧都是相待相对的,都是凡夫的定罢了。然而宝王三昧(念佛三昧),不执着尊相,不执着卑相,邪相,正相,生死相,涅槃相,烦恼相,菩提相,静相,乱相,成正觉相,度众生相,坐道场相,无所得相。这等等的相,都不执着。犹如梦醒,空荡荡没有来去。所以《大品般若经》说:“无去无来是佛。”既然如此,那中道尚且要除去,又怎么能执着两边呢?如《诸法无行经》的偈语说:

譬如人,于梦中。得佛道,度众生。此无道,无众生。佛法性,亦复然。坐道场,无所得。若不得,则不有。明无明,同一相。知如是,为世尊。众生性,即菩提。菩提性,即众生。菩萨众,亦不二。知如是,为世尊。

三业供养真实表敬门第十八

问:念佛三昧的观门,已经听到奇唱了。身口意三业的供养,佛在世和灭度后,供献的福报哪个多呢?

答:论到供养法界海众的,在六度万行中,能清净三业,都名叫供养啊。何况随意思维真境却不是供养吗?《理趣经》说:“观一切法,或常或无常,都不可得。”对于所有如来,广设供养,不也是明确的吗?又如来在世,庄严供养表达至诚,都说是华云香海,遍布无量国土,还嫌太少。菩萨大士们所以进入禅观,观想须弥山作为灯炷,大海作为油盏,尚且不能展现殷勤的敬仰。所以焚烧金色的手臂,献给净明的佛塔,金身燃起的火焰,光明洞照十方,那么一切众生喜见菩萨的榜样了。而今天的人,只是推说“心中有佛”,或指着远处的华树作为供养,这样违背奉献的礼仪,为什么傲慢这样深重啊?你问佛在世和灭度后,供献的福报哪个多?试着为你说明吧。且说孝子丁兰刻木头人像当父母供奉,冷暖如父母在生一样,美名光照青史,人们到今天还称他为真孝子啊。若是如来在世,如金山辉煌,庄严相好赫然分明,谁看见了,不发起道意?献华表达诚恳,不也容易吗?自从世尊大雄隐晦形迹灭度了,如月亮隐藏在重山中。不能敬奉真仪容,只留传贝叶经文,面对佛的形像,发起无上心意,能献一华,这样的意志这样的信心,实在可以嘉勉。有这样的行持,不也太难吗?《涅槃经》说:“乃至献一华,则生不动国。”那么一香一华,一灯一乐,以及饮食,尽心乐意奉献三世诸佛的,就是往生净土的妙因,成圣的元始。怎么能轻易从事,而不遵守呢?如果离弃了这种修行,而听信那无稽之谈。所谓献心华,点心灯,焚心香,礼心佛,而要求得正觉的,又与那猴子捞月,望梅止渴有什么不同呢?以及让人穿心衣,吃心饭,那就困扰不已。至于六度万行,怎么能用空见的心排斥呢?谈心说空的话,那过失如此,不可不慎重啊。在真言门中,瑜伽观行,也是要有事门来表达相的,不是一向推诿给心的。常常庄严供养香华,六时不废止啊。

无相献华信毁交报门第十九

问:华是事相啊,理在哪里呢?信受与毁谤,互相的果报在哪里呢?

答:华就是理啊。所谓“色即是空”啊。信受的果报,如《悲华经》说:“昔日有王子,名叫无所畏。手持莲华,上供宝藏佛。佛说:‘你因为莲华印在虚空,现今给你取名号虚空印,当来成佛,你的世界名叫莲华。佛号莲华尊,就是你啊。’”国土以及佛,都是因为昔日供献莲华而成为名号的,要使众生明白行因感果的意义啊。怎么可以破阻献华的布施,而要另外遵从别的无相呢?毁谤的果报,如《大方广总持经》说,昔日有一比丘,名叫净命,住持正见,用华供养佛。又一比丘,名叫法行,住持邪见,打坐到四禅定,常说空宗般若最优胜。诽谤净命法师说:“净命得到的华,不拿去供养,而是自己受用。”因为这一句话,在六万世中,常常没有舌根,直到成佛,还居住五浊恶世。他是什么人呢?就是释迦牟尼啊。佛说:“少见闻的人,在我法中作另一种解说的,命终之后,堕入地狱,多过百千劫。如果用恶眼看发菩提心的人,就得无眼的果报。用恶口诽谤发菩提心的人,就得无舌的果报。

”如果只修一个般若波罗蜜法能得菩萨道的,如往昔迦尸迦王,行菩萨道时,舍弃他爱惜的身体,头眼脑髓。当时这个大王,难道没有智慧吗?那么可知六波罗蜜,都应当修。“执一非余,是为魔业”(《华严经》语,意思是执着一种否定其它,就是魔业),怎么能舍弃献华的布施,而用恶取空(顽空),妄自代替那般若的真无相呢?无舌的果报,是自取其咎。如来所以引用自己昔日的错,是要使众生不再重蹈前车的覆辙罢了。一枝华是如此,一切土木形像,书籍经典,剃发的僧尼,住持三宝,戒定慧学,无论是福田,还是非福田的,都可以恭敬。一切都进入真实三业供养法界海中,有什么不可以,而要忽略呢?《法华经》的偈语说:

若人于塔庙,宝像及画像。以华香幡盖,敬心而供养。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

万善同归皆成三昧门第二十

问:那布施灯的长明,就生到日月宫。布施华香幡盖,与灯没差异,都是生天的福报啊。却说都已成佛道了,为什么回报的那么深呢?

答:如帝王出行,上万的车乘上千的官员,随从的士卒出来,都带有御字。冒犯了天子的仪仗,死在当前。如果帝王返回宫中,士卒解散,回到乡间,这时还在声称帝王出行带着御字,也是死在当前。可是士卒相同,而生死有不同了,因为缘起的不同,才有这样的宠辱啊。前面说的华盖香灯,不遇到《法华经》王的仪仗,其实也是果报在天宫。如今遇到三昧宝王,犹如随从,甚至献一枝华,都已成佛道,这就是“佛种从缘起”,理所当然罢了。也犹如群鸟飞向须弥山,都是同一色,百川朝向大海,没有别的名字。所以《大宝积经》中,文殊普门会,会集天龙八部地狱畜生色声香等,一切万法,都是三昧了。也犹如毫毛能容纳大海,芥子能容纳须弥山,哪里是毫毛芥子的神奇呢?实在是神奇的东西本来如此罢了。那么可知解犹如眼睛,行就像脚,解正就是行正,解邪就是行邪,魔佛的浅深,全在于解了。所以《涅槃经》说:“对于戒迟缓的,不名叫缓。对于乘迟缓的,才名叫缓。”所谓乘就是慧解的称谓啊。一行既然如此,万行也都是如此。所谓法华三昧,就是念佛三昧啊。所以如来说这三昧是胜定,是三昧宝王,是光明藏,是除罪宝珠,是去邪见的明灯,是迷路的导航,王子的金印,贫夫的宝藏,空三昧,圣三昧陀罗尼,真思惟,最胜观,如意珠,佛性,法性,僧性,无尽藏,胜方便,大慧光明,消恶观法三昧等等。所以知道教理行果,八万四千的法门,都是念佛三昧的别名啊。既然如此,那么献一华,就是敬奉三世尘刹,念一佛,就是通达未来世雄。如大地作为标靶,哪有放箭却射不中的呢?不然的话,那就是《思益经》中“畏空舍空行空索空”的讥诮罢了。

客人说:医生离去留下药物,商人出行寄来金银。先贤的宝藏,不是那样合适的人不可传授。弟子学道愚昧懵懂,所以偷窥三昧的门径,尚且期望无生,总是希望真实的演说。如王的奥旨,法的宝印。动寂双双觉照,理事圆融无碍。举心动念都是真,任意触及就增长。称念南无佛号,都能成就佛道,散华还是弹指,尽情超越菩提。经王所在而自然尊贵,眼有金鈚(治眼工具)而恢复失明。二十条义理门,从没有听闻过,欣喜的是雪洗减轻众生的罪愆,能优游众宝庄严的净土,多么幸运啊。愿不变这个身,获得醍醐灌顶的妙记,悟到当来的诸佛就是现在的众生了。于是顶礼多宝塔,面对莲华僧,与我普观十方世尊,圆念三世佛,长跪合掌,而说偈颂:

一心忆念过去佛,亦忆未来诸世尊。现在一切人中雄,亦学于其所说法。无有一佛在过去,亦无现世及当来。唯此清净微妙禅,彼不可言证能说。

旧跋

比丘正知,先前见到云栖莲池大师的净土代言,有唐朝的《宝王论》,列在“名存书不存”中,心里很敬慕向往。三十岁时,万融师得到这个古本赠送我,真是喜出望外,就在姑苏慧庆寺刻印。丙戌年,重新在祖堂幽栖寺刻印。但愿法界有情众生,同生极乐世界.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