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教传播与发展

钟书荣:一个德国人开悟的经历

2023-01-26 09:24:24

钟书荣:一个德国人开悟的经历

尊敬的小书香君:

您好!在我最近的博文《叩禅》的评论里,我看到了你为该文写的一首禅诗《禅心》,我很感谢你,由于近来人在途中,未能及时回复,请你原谅。

你很淡泊,内心也很平和,你的搜狐博客“星雯◆书香屋”的卷首有两句话,“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这就是你的境界。你的诗也写得很好,你的博客基本上都是用诗歌写成的,你在《禅心》中写到——

禅心 如莲花恬淡安静
禅心 如日月超然祥和
世间如浮云变幻
人生如行云流水
宁静质朴
回归 参透
顿悟禅的机
感悟禅的智
领悟禅的道
思悟禅的心
这说明你有很高的悟性,根机也好,与佛有缘,与禅亲善。由于你的全诗很长,我就不全部转载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去你的博客阅读。参禅的最终目的就是开悟,人皆可成佛,人皆可开悟。到底有没有开悟这件事呢?我可以保证有,拿什么保证呢,拿已经开悟的人保证。开悟并非不可企及的难事,古人心地纯朴,往往一闻即悟,有的于一问一答间立即开悟,有的一家人全部开悟(如庞蕴居士),有的卖点心炸油货的婆婆、媳妇也开悟(如俞道婆等)。遗憾的是,现代绝大多数人走入了歧途,为自己所感知的物质生活而迷惑,忘记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本怀。我们是为开悟而来到这个世界的,世界在等待我们开悟,世界上的一草一木都在等待,等待我们共同的深邃的觉醒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这里我讲一个普通的当代人开悟的案例。

这是一个德国人,他的名字叫埃克哈特 托利(Eckhart Tolle),伦敦大学毕业,他曾于十多年前在剑桥大学担任研究员和导师,现居住加拿大,并在全世界旅游讲学。他的开悟经历是这样的——

在他三十岁之前,他一直处在一个持续性的焦虑状态,其间穿插着自杀性的沮丧。过完二十九岁生日很长的一段期间之后,有一天的凌晨时分,他在一阵极端的恐惧之中惊醒过来。他曾经有过多次类似惊醒的感觉,不过这一次感觉最为强烈。黑夜的死寂,暗室中家具模糊的轮廓,远方传来的火车噪音——这一切让他感觉格外的疏离、敌意、而且了无生趣。他对世界升起了一股很深的厌离之情。其中最令他厌恶难耐的是他自己的存在。活着承受着这悲苦的重担,意义何在?持续这永无止境的挣扎,又是何苦?一股从心底深处升起的对虚空和不存在的渴求,强烈地压过了他想继续存活下去的本能。

“我活不下去了,我受不了我自己。”这个念头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盘旋。然后他突然觉察到这个念头的奇特之处。“我究竟是一个还是两个?

如果我受不了我自己,那么必然有两个我存在,就是‘我’和我所受不了的‘我自己’。”“也许,”他这么想着,“他们之中只有一个才是真的吧。”

这一番奇特的体悟,把他震得万念俱空。他完全的处于意识之中,可是却没有了思想。接着他感觉自己被卷入一股能量的涡流里。涡流的速度由慢开始加速。他陷入强烈的恐惧之中,整个身体开始震动。这时他听到一个好像来自胸腔内的声音说“不要抗拒,”。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被吸进一个虚空里。而这个虚空,感觉上是在他的内在而非来自外界。突然之间,恐惧消失了,他让自己掉进这个虚空里。这之后所发生的事,他已不太记得了。

第二天,他被窗外的鸟叫声唤醒。这样的声音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他的眼睛还是闭着,可是他却看到了一颗宝石的影像。是的,如果连一颗宝石都能发出声音,那么它就该是如此。他睁开了双眼。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由窗帘透了进来。他没有思想,但是能感觉得到,光的无远弗届超过我们的理解范围。那个透过窗帘进来的柔软透明体,就是爱的本身。眼泪夺眶而出。他下了床,在房间里踱着步子。他认得这个房间,可是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地看过它一眼。房间里的一切,就好像刚刚才诞生似地崭新亮丽。他随手拿起一枝铅笔、一个空瓶子,为它所蕴含的美和昂然的生机赞叹不已。

他说:“那一天我走在城里,居然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似地,为了生命的奇迹而诧异而惊叹不已。”

接下来的五个月里,他处在一个持续的深沉和平静喜悦之中。五个月之后,它的强度多少蜕减了些。或许是因为它已成了一种自然状态的缘故。虽然他的生活起居动作自如,可是他明白,这一生中他做过的任何事,都不可能对他现在拥有的有所助益了。

他开始知道,某些影响深远的事,已经在他身上发生了。但是他却完全不明所以。直到数年之后,阅读了许多灵修典籍,也参访过一些明眼的禅师,他才恍然明白,人人都在追求的已经发生在他身上了。他明白了当晚在受苦的强大压力下,他的意识被迫从它对那个不快乐和深度恐惧的小我的认同中撤离,而这些所谓的认同,也不过只是心智杜撰出来的。那一次的撤离,必然是一次彻底的决裂。那个虚假受苦的小我,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玩具一般,顿时分崩瓦解。留下来的便是他的真性,那始终原本具足的便是处于纯然状态的意识,有别于之后的形式(form)认同。事后他学会了可以进入内在那个没有时间和不灭的境界,就是他最初所感知到的虚空状态(void),并且保持全然的觉知。最初的经验和这种无以名状的至福与神性相较之下顿然失色。

后来的两年多时间,在物质层面里,他一无所有。他没有亲密关系、没有工作、没有家、也没有身份。然而他却处于最强烈的喜乐状态中,独自一人在加拿大的一个公园的板凳上度过了两年多的岁月。

他说:“可是即使最美好的经验都来去不拘。与任何经验比起来,比较踏实的倒是那一股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潺潺的和平之流。有时候强烈得几乎可以摸得到,连旁人也都能感觉得到。有时候,也会像一首遥远的乐曲一样,在背景里缓缓欲现。”

他后来写了一本书,就是我要向你推荐的《当下的力量》。开悟经过长养和保任后的境界就是佛的境界,与佛等同,因此他的书可以看成是经书或佛书。我虽然没有开悟,无修无证,但在禅海里十几年的浸润,对照古宿尊的语录,还是可以印证的,其所言非虚,与祖师大德一鼻孔出气。

不同的是,此书《当下的力量》,是当代活着的人用浅显通俗的语言叙述的,我们读起来易懂,书中渗透着古今中外各宗各派的智慧而又超越各宗各派,是一本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来难得的好书。

令人惊奇的是,书中的字里行间透射着一种神奇的能量。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亲有所感,常常处于“临在状态”,就是一念不生、高度警觉的状态,如果翻译成“凝然”或者“定中”也许更好,当然,这也因人而异。这本书在全球发行后,被奉为心灵学的经典圭皋,很多人于言下有悟或是有着特殊的心灵体验。如果你有空也可以买一本看看,我们也可以相互交流,

好了,暂说到这里吧,颂祝吉祥!

憨石居士

注:小书香是搜狐博客圈子“搜狐博客美化圈”的副圈主。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uploads3/cache/mobile/article/20/90/d1b04f21d0492543e3fdd416e9400195.cache):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wwwroot/pzlf.com/m.pzlf.com/include/com.fun.php on line 3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