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教传播与发展

钟书荣:痛苦的解脱

2023-01-26 09:23:53

钟书荣:痛苦的解脱

佛陀生活的时代。有一位美丽的少妇名叫乔荅蜜,生了一个遗腹子,在这之前她的丈夫刚刚去世不久。可是,她的儿子不到一岁也去世了,乔荅蜜痛苦万分,伤心欲绝。抱着尸体在街上奔走,向每个人祈求让儿子复活的良药,有人同情她,也有人不理会她,还有人嘲笑她说她疯了,最后她遇到了一位智者,告诉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佛陀才能让奇迹诞生。 于是,她来到佛陀的面前,倾吐着自己的丧子之痛和希望儿子死而复生的愿望,佛陀以无限的慈悲心听着,然后轻声地说:“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你,你到城里向任何一户没有死过亲人的家里,讨回一粒芥菜籽给我。”乔荅蜜满怀希望地来到城中,对第一户人家说:“佛陀让我向一户没有死过亲人的家里,讨回一粒芥菜籽,以帮助我度过难关。”“我们家已经有许多位亲人去世了啊!”,那户人家说。于是她来到第二家,得到了同样的回答。接着她来到第三家、第四家、第五家、第六家……,当她来到最后一户人家正准备开口时,突然她悟出了,原来这个世上每家每户都有丧亲之痛,原来每个人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是的,每个人都生活在痛苦之中,痛苦象我们的影子,与生俱来。佛说人生有八苦,有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蕴炽盛苦。这八苦涵盖了人类生老病死,爱恨情仇,悲欢离合,阴晴圆缺,坎坷迷离,伤痛失落,众叛亲离,流离失所的人生百味。社会发展到今天,科技进步,物质丰富,但并没有给人们的精神带来愉悦,心理带来安慰;相反,比之自给自足的农耕时代,人们的痛苦有增无减,欲望空前膨胀,正好比有的人已拥有了桑塔纳,却又想换成奥迪,不久还想换成宝马,欲望永无止境,痛苦永无了期。千百年来人们试图摆脱痛苦,离苦得乐,寻求解脱痛苦的良方妙药,可是痛苦总是如影随形,不离不弃,始终在你的身边。

那么,到底有没有痛苦的解脱之道呢?

根本究竟的解脱之道就是禅修,就是明心见性,了生脱死。乔荅蜜清醒后埋葬了自己的儿子,再度来到佛陀面前,把自己的感悟告诉佛陀,顶礼佛足,并表示愿意追随佛陀走上禅修的解脱之道,佛陀慈悲地接受了她。她通过自己一生的精进禅修,终于在临终开悟。但是,要走上禅修的大道又谈何容易呢?禅修需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需要生起菩提心,也即是恭敬心、慈悲心和出离心;同时还需要有正知正见,有一定的理论认识;更重要的是禅修是一门实践的科学,需要长期的真修实行,否则说食不饱,只会落入口头禅。而我们生活在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中的现代人,面临着日益激烈的生存竞争和快节奏的工作压力,面临着外部世界形形色色的各种诱惑和自身无明愚昧的智障,心浮气躁,身心不安,是很难走上学佛禅修的正途的。

那么,面对痛苦我们就束手无策了吗?我们只能象很多人一样选择人生的不归之路吗?还有没有简单有效的解脱法门呢?

我发现,敞开心扉的倾谈是化解痛苦的有效途径。在我已走过的半个世纪的人生旅途中,有着大大小小许许多多的痛苦经历。我之所以没有被痛苦击倒,而能够健康愉快地活着,除了后来习禅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我和他人的倾谈。记得十年前我在柏林禅寺的时候,遇到了果义法师,我们甚是投缘,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至今仍保持联系。那时我只要遇到不愉快的事或是积压在心中的苦痛,我就向果义法师毫无保留地倾谈,我至今还记得他那轻柔的话语和亲切的微笑,象春雨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田。回到故乡后,我与我的一位学友保持密切的交往,几乎每周见一次面开怀畅谈,多少烦恼多少忧愁,谈笑间烟消云散。

如果你遇到了人生的大不幸或是背负着巨大的伤痛,你可以选择旅游,到大海边到崇山峻岭间开放自己的胸怀,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疗养自己的伤痛。你最好来到瀑布边大声地痛哭一场,让你心中的苦水和着泪水和着汹涌飞奔的激流一起流淌,让你的痛苦和着雷鸣般的瀑布一起流逝。你也可以在雨中痛哭,在雨中奔跑,让雨水浇透你的全身,让雨水冲刷掉你内心的块垒,然后回到房间洗个澡,再美美地睡一觉,第二天醒来,你会发现身心轻松了许多,痛苦也渐渐淡去。我有一个房地产商人的朋友,他白手起家聚集了大量的财富,并把公司交给了他唯一的独生子,可是有一次,他的儿子在上海回合肥的肥东段的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不幸身亡。他得知后痛不欲生,几近崩溃,在一个朋友的指点下,来到了贵州黄果树瀑布。他后来告诉我,他在那里静静地坐了七天,静静地看着瀑布的流淌,静静地流着老泪,到后来他几乎听不到瀑布的轰鸣声,他渐渐地解脱了。

“曾歔欷余郁邑兮,哀朕时之不当。揽茹蕙以掩涕兮,沾余襟之浪浪。”这是屈原独自徘徊于汨罗江畔,准备投江前的痛苦呻吟;“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深受亡国之痛折磨的李煜最后忧郁而死;“是活着呢还是死去,这是个问题!

”哈姆雷特在万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选择了同归于尽。这些都是痛苦所带来的悲剧。痛苦的根源在于执着,在于把世间的一切看成永恒不变的。殊不知,宇宙间只有一个永不改变的法则,那就是一切都在改变,一切都是无常。古往今来,任何人都会死去,任何物都会灭亡。因此,观照无常,观照死亡,是解脱痛苦的最有效的妙方。大禅师曹雪芹为我们奉献了一首醒世明言《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面对“荒冢一堆”,你对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执着留恋?还有什么化解不开的心结呢?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痛苦是痛苦者的养心丸。当你经历过苦难的磨练后,再有痛苦来临,你便会无动于衷,如同一座拦水大坝,经过了狂风巨浪的冲击而安然无恙,再有小风小浪,便可安枕无忧。烦恼即菩提,痛苦的反面就是幸福,只要你化解了痛苦,战胜了痛苦,你就获得了超然的愉悦。随着日月的变迁,时光的流逝,那些曾经的痛苦忧伤、悲欢离合,都会渐渐的淡去,都会成为你脑海中宝贵经历的记忆。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uploads3/cache/mobile/article/20/42/ce2735bc874cd49a95305686576eaec3.cache):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wwwroot/pzlf.com/m.pzlf.com/include/com.fun.php on line 3505